斐波那契

收集一下自己平常喜欢的东西而已,内容都是给自己看的,话少
/ 杂志 / 阅读笔记 / 电影 / 图 / 音乐 / 猫 / 设计 /

閱讀/ 偷影子的人

2015.2.14


---


  因为他话说的太小声了,我靠近他,就在此时,在我毫无察觉的下,我们的影子交叠在一起,而我所看到的影像把我吓呆了。

  伊凡妈妈的信从来不曾存在,工具间里那本被火烧毁的纪念册中,只有他写给她的信。伊凡的妈妈在生他时过世了,早在他会认字前就死了。

  泪水涌上我的眼睛,不是因为他妈妈的早逝,而是因为他所说的谎话。

  想想看,要捏造一封未曾谋面的妈妈写的信,他的心里隐藏着多少悲伤啊。妈妈的存在就像一口深不见底的井,一口无法被填满的悲伤之井,而伊凡只能以杜撰出来的信,为这口井封上盖子。


---


  回忆在游荡,一旦靠得太近,就会感受到愁绪。失去伙伴不好受,虽然经历过转学,我应该习惯才对,但才不是这样呢,这根本无药可救。每次都一样,一部分的自我遗落在离开的人身上,就像爱情的忧愁,这是友谊的愁绪。千万不要跟别人产生牵绊,风险太大了。


---


  天空露出一线光芒,克蕾儿抬起头,在便条本上写道:“我想要你在踩上我的影子,然后告诉我,它跟你说了什么。”

  我有点儿犹豫,但我想让她开心,所以我走向她。克蕾儿把手搭在我的肩上,紧贴着我。我的心顿时狂跳不已。我完全没注意到我们的影子,只看到克蕾儿深邃的双眼逼近我的脸庞,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我。我们的鼻子轻轻触到,克蕾儿吐掉口香糖,我的双腿发软,我觉得我快昏倒了。

  我从电影里学到,亲吻时会尝到蜂蜜般的滋味,但跟克蕾儿接吻,我尝到的是她亲我前才吐掉的草莓口香糖的味道。听到我的心在胸膛里击鼓般的咚咚声,我跟自己说,我们可能会因为亲吻而死掉。虽然我希望她再来一次,但她已经退后。她凝视着我,漾出一朵微笑,并且在纸上写下:“你偷走了我的影子,不论你在哪里,我都会一直想着你。”然后她就跑着离开了。

  这正说明了人生如何能在瞬间颠覆。八月里,仅仅遇到一个克蕾儿,每个早晨就再也不一样,每个当下也不再同于以往,而孤独便能逝去。


---


  你不能这样干涉别人的人生,就算是为了对方好。如果吕克知道你去见了他爸爸,说不定会怪你。这是他的人生,而只有他一个人能决定他的人生。你必须顺应事实,放手成长,你没有必要医治好在成长路上与你擦肩而过的每个人,即使你成为最顶尖的医生,也做不到这样。

 


评论

© 斐波那契 | Powered by LOFTER